您的位置: 主页 > 音乐节 >

连“唱”19年 中邦音乐节市集蝶变

  

连“唱”19年 中邦音乐节市集蝶变

连“唱”19年 中邦音乐节市集蝶变

  自2月以来,包括330金属音乐节、重庆朋克音乐节、草莓音乐节、玩野潮青年文化节在内的一众新老音乐节都相继公布了今年的演出阵容,为2019年音乐节市场的开启打着头阵。 但仅隔一年,不死心的各路资本再次将音乐节市场推到了爆发式增长。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站公布的《2016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场次0.21万场,较2015年上升10.53%,票房收入34.88亿元,较2015年上升9.69%。据报道,其中2016年音乐节场次超过500场,2016年单草莓音乐节一家就在全国22个城市相继举办。 而这也呈现了未来演出市场的走向,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表示,究其根本,音乐节处于整体音乐产业的下游,上游音乐的制作、发行将会影响到整体的市场,而观察目前上游的音乐市场不难看出,嘻哈、电子等音乐已经成为年轻人欣赏音乐流拍中的一股中坚力量,所以未来国内在大型的综合音乐节之外,垂直细分类的音乐节将会成为必行之势。 在历经前期发展、井喷状态后,近年来随着小众音乐文化不断通过各种途径渗透到观众耳朵里,音乐节也承载了更多功能,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打卡拍照”,音乐节不再只局限于乐迷间,也逐渐成为了年轻群体的社交项目。 演出商陈琛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3月是音乐节的“苏醒”时刻,随着一些打头阵的音乐节公布阵容,将唤醒新一年的演出市场,虽然目前已经确定阵容的音乐节在10个左右,但随着一些可以预见的大型音乐节陆续公布首批阵容,以及4月底和5月初交替的特殊时段,3-4月内最终真正举办的音乐节数量不会低于20个。 黎新宇表示,艺考中“音乐剧”是什么专业,但也正是经历洗牌时刻后,国内音乐节厂商纷纷将目光对准了非乐迷,让目前的音乐节市场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室外、室内、民谣、电子、说唱逐渐成为了一场音乐节的关键要素。“以往音乐节选址更加看重流量,演出商会考虑城市内的有效观演人数,再决定音乐节的落地城市,但从目前公布的音乐节情况来看,已经有城市开始逐渐将音乐节作为提振地区旅游、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 2000年,首届迷笛音乐节在迷笛学校大礼堂举行,30支乐队、千名观众,让这个新兴的现场演出方式以室内的形式在国内首次露头,而竞争出现在2007年,摩登天空在成立十周年之际,于北京海淀公园举办了首届摩登天空音乐节,2009年转型为草莓音乐节。随后两年,草莓音乐节在短时间内站到了与迷笛齐平的位置,成为了国内音乐节行业的两大支柱。 在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看来,“音乐节数量上的锐减具有很多原因,政策的影响是硬性监管,但更多的却是市场的自发行为。人人都寄希望于音乐节挣一笔快钱,真正以音乐资本为主导的音乐节在当年最多占到四成,更多企业是寻红利而来。但观众数量是有限的,即便阵容再好也不过是千篇一律的知名乐队和流量明星,观众不买单的情况下这是市场自发的挤水行为”。 但“逢做必亏”的钢铁定律却在国内音乐节市场前进的同时无人打破,仅两成盈利的大前提让资本望而生退,一众追逐音乐节红利“疯跑”的资本,在产品还未成形的时候便被打散,纷纷沉淀在趋于理性的2017年。“可以说,2016年是国内音乐节市场的高光时刻,大大小小500场音乐节共同发声的情况到近两年折半减少到200场左右,这也是音乐节市场的第二轮洗牌。”陈琛如是说。 在新音乐节拔地而起、老牌音乐节疯狂扩张的态势之下,2015年国内音乐节市场迎来了首轮洗牌。数据显示,2015年,由于上海某音乐节的踩踏事件,当年很多音乐节未获批,不断上涨的场次定格在110场,票房收入约3.48亿元,参与人次276万人,下降13%。 寒冬刚过,随着气温的回暖,音乐节市场也进入到了复苏期。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全国将有10场音乐节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售票迎客。自2000年至今,从最初不被大众所接受,到成为时下年轻人春季必备的打卡项目,国内的音乐节市场已经走过了19个年头。经过不断的试错与突破,中国的音乐节市场正在挤掉浮躁的资本泡沫,开始回归音乐本质,为乐迷营造一场真正的视听狂欢。 这种新兴的大型演出方式以不断上涨的票房和观众数量证明着自己的商业价值,2012年音乐节场次突破百场,正式开启了资本追逐战。2013年,恒大音乐旗下的恒大星光音乐节,用短短3个月的时间,便走过包括北京、上海、长沙、郑州、哈尔滨在内的20座城市,两年内共举办了58场。 “与此同时,音乐节有别于演唱会,音乐节在演出部分之外,还有更多有关文化和互动的部分,所以导致大量乐迷来到音乐节的目的不光是看一场演出,也会寻找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王毅强调,“在国外的音乐节市场中这种细分的趋势其实早已经呈现,未来国内音乐节将不仅仅限于风格上的细分、甚至以后还会有对于文化、生活方式和态度上的细分。” 但在陈琛看来,2019年对于国内的各类型音乐节来说仍是充满变数的一年,“在音乐节市场中,数量一直是最能反映出一系列问题的关键要素。而近两年,除了已经积累起大批观众实现商业化的老牌音乐节和针对当下年轻人最为流行的曲风所举办的新兴音乐节,一些曾出现在市场上的名字正在逐渐消失,音乐节数量也在明显减少”。 某音乐节志愿者统筹在采访中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忆道,“最早的音乐节是什么样子?可以说是摇滚乐的另一个代名词,基本都是乐迷才会关注到相关的演出信息,阵容方面更多是不同风格的摇滚乐队。大学四年,我从未落过一场迷笛音乐节志愿者报名,一开始是希望能接触到更多喜欢的乐队。但后来我逐渐发现,摇滚乐于我而言是信仰,但迷笛对我来说是回家。天南海北的朋友在这三天里聚到这个场地当中,我们就仿佛能回到18岁的那一天”。

本站文章于2019-10-29 12:4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连“唱”19年 中邦音乐节市集蝶变

Tag: 19年深圳音乐节


标志 > 希舞林官方站 - 韩国街舞,北京街舞教学,海淀区街舞培训,爵士舞教练,爵士舞教学

音乐| 舞蹈| 音乐节| 音乐会| 音乐剧| 音乐家| 纯音乐| 音乐台|

网站备案号: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版权所有:希舞林官方站 - 韩国街舞,北京街舞教学,海淀区街舞培训,爵士舞教练,爵士舞教学

Tag标签 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彩足球官网 88彩票官网 1.99倍时时彩网站 七星彩中奖规则 ag亚游平台 北京11选5网站 迅盈彩票平台 银河彩票官网 多宝彩票官网 光大彩票登录网址